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谁叫明一诺爱的人是他。

    所以他可以完全的肆无忌惮。

    “小熠,其实你也很怕吧。”

    “我怕什么?”

    “自然是怕她不接受你的求婚,到时候,你们要怎么办?继续假装恩爱还是怎么?知道为什么诺诺不将你们的关系公布吗?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肯定她不嫁给你吗?知道一句话吗?伤口就算是愈合了又怎么样?疤痕永远留在那里了。”

    “那么,你等着吧,明小诺还在等我!”简熠不想跟他废话,站起身来打算离开,临走时,他扭头,留下一句,“对了,你睡隔壁是吧?这里的隔音好像不太好,我会尽量小声一点。”

    简熠离开了,龙景白坐在沙发上,愤怒地将烟头灭掉。

    这里的隔音不是不太好,而是几乎没有!

    即使刚才他们刻意压抑了,但是那道道撩人的声音还是丝丝点点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种折磨,真的让人很想杀人。

    第二天早上,公鸡的啼鸣,叫醒了村庄里勤劳的乡民。

    恍惚中,好像靠在什么坚硬的东西上面。

    “老明,起来......”

    说到最后一个字,她一个激灵睁开了眼。

    她昨晚和滕君然一边看星星一边聊天。

    居然睡着了......

    此刻,她大大咧咧地枕在滕君然的手臂上,左爪爪还圈着他那毫无赘肉,精壮无比的腰,右腿还肆无忌惮地架在他的腿上。

    两个人的身子,紧紧地挨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

    眼前,是滕君然清冽温淡的脸。

    而她睁眼的同时,他也睁开了。

    头顶,一根根的全是黑线。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莫过于此。

    “那个,我.......睡着了!”

    她连忙坐起来,这个不大的躺椅,被她占了一大半,滕君然那个强壮的身体却只有一小片属于他的地方。

    “我也睡着了。”

    滕君然亦坐起来,手臂有些发麻。

    看出他脸上的异样,雅璃更是抱歉。

    “那个我睡觉不是很老实,压到你手了。”

    昨晚似乎做了好多梦,有吃的有玩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做什么更过分的事。

    “没事。下去吧。”

    “等等!”雅璃突然看到他脖子处的红点,满脸涨红,“你这里,这里,不会是我做的吧?”

    “哪?”

    雅璃赶紧拿出手机递给他。

    滕君然一照,“没事,蚊子咬的。”

    “真的是蚊子?不是我吗?”

    她昨晚真的是梦到了吃香肠,然后大口大口的咬......

    真的不是她,是蚊子吗?但是这个天气,哪里来的蚊子!

    滕君然好笑得摸摸她柔软的头发,“乡下这地方就是蚊子什么的多,我身上也好几个,你要不要看?”

    雅璃哪里敢看,连忙摆了摆手,又暗自吐了口气。

    “还好还好!是蚊子!”

    要是被她咬的,她真的要钻地洞了,这也太尴尬了吧。

    居然饥不择食到咬了自己的哥哥。

    看她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滕君然也沉沉地吐了一口气。

    还好他反应过来说是蚊子咬的。

    如果告诉她,昨晚她不仅咬了他的脖子,还亲了他。

    她会觉得很恶心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