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我韩少是那种会打女人的男人吗?”

    雅璃一顿,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她直入话题。

    “韩星曜,你放了我哥。”

    韩星曜?

    我哥?

    是她亲哥吗?

    这么亲密!

    她真的是忘记了,她是谁的老婆。

    “我要是不放呢?这次我一定要让他坐牢!”

    滕君然刚当兵回来,前程无限,如果因为这事留下案底,那么他这一辈子就这么毁掉了。

    滕家对她有恩,她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

    不管让她付出什么,她都可以不在乎。

    “你要离婚,我可以答应!”

    现在,他最爱的女人回来了。

    他应该急于想要摆脱这场没有任何意义的婚姻。

    如果这样,他能放过滕君然,她是愿意的。

    这些年,她也真的很累了。

    而且,那个孩子也没有了。

    她和韩星曜,再也没有未来了。

    “你想摆脱我和滕君然在一起?我告诉你,你休想!”

    居然开口就要离婚!

    这女人变心也太快了!

    口口声声说什么只爱自己一个。

    要不是没有什么,这个滕君然怎么可能这样为她出头,连自己的未来都不要了。

    就算这个女人不是他所爱的,他也不会看着他们双宿双栖!

    “韩星曜,你神经病吧?我和我哥清清白白!你别污蔑我们!”

    这个韩星曜,一直觉得他是因为被夏莹伤得太深,所以总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

    想不到,他这么恶劣。

    自己和夏莹已经复合了,还要想要拖着自己。

    也是,他不把自己给毁掉,这夏莹又怎么能名正言顺地回来韩家呢。

    像韩家这么有头有脸的家族。

    “污蔑你们?一口一个我哥,你和他有血缘吗?我才是你的老公,他一个外人,被打的是你的老公我,你不帮我,还要让我放了他,还说和他没有关系?鬼信你!”

    “你,韩星曜,你真的太可恶了,我眼瞎才会喜欢你这么多年!”雅璃听他这样说,血气上涌,“我真是后悔!”

    “后悔也没用,我告诉你,雅璃,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俩好过的!”

    “行!那我等着!”

    雅璃知道韩星曜的脾气,他既然这样说,就算她说破了嘴皮子,他也不会答应放过滕君然的。

    转身,她打算离开,韩星曜正在气头上,哪里能放她走。

    几个箭步上去就拽住了她。

    “你刚才对小莹动手了是不?”

    “是又怎么?你想帮她报仇?之前在楼梯,我不想和你计较,但是现在,你确定你是我的对手?”

    想到因为他那无情的一推,让一个小生命就此在世界上消失,心里对韩星曜无边的恨意就爆发了。

    这个男人,这些年里,已经把她的爱全部蚕食干净了。

    现在的她,真的想要和他划清界限。

    “雅璃!你别浪费力气,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滕君然!”

    韩星曜的确不是雅璃的对手,他从小就有保镖,哪里需要他去练习那些有苦又累的格斗技巧。

    看着雅璃直直离开,韩星曜第一次觉得,他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