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将军,一切准备就绪,直播已经开始!”贝克一脸灿烂的笑意,屁颠屁颠地走过来说道。

    “嗯!在线人数怎么样?”将军吧嗒吧嗒地抽着烟,淡淡地问道。

    "看正版:)章{H节上…'

    “已经超过两百万了,会员人数正在激增,只要死人,会员人数就会翻倍增长!”贝克十分兴奋。

    他们这种直播除了收取会员费外,还有场外开设堵盘,资金流动量大的吓人。

    光是会员费,每人就需要九百八十八员才有资格进入直播间,而服务器架设在国外公用网络上,不受国家监管,只要有网络信号就可以接入。

    死亡岛赛事已经举办了很多年,新旧会员在全世界有数千万,华夏只是预赛区而已,还有国际赛区,那里集聚的全是世界各地最凶悍的人。

    通过这些死刑犯来赚取利益,既不影响国家安定团结,又会让人心生快感,再加上有真正的大佬在背后操控,所以国家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过份过问。

    华夏赛区的扎龙将军曾是雇佣军,不过做了这一行之后就收手了,每天只需要动动嘴就有大把的钱赚到手,比以前打打杀杀的日子要惬意的多。

    “会员超过一千万登陆时,就打电话给老爹,让他入岛。”

    贝克狞笑一声,沉声道:“明白!”

    如果死亡岛只是大逃亡那么简单,就太没有看点了。

    举办方考虑到了所有意外,要是囚徒们不自相残杀而是联合起来,会对他们造成很强烈的冲击,损伤再所难免。

    所以,每一场比赛都有惩罚者存在。

    老爹率领的雇佣军团就是这样的角色,他们会在中途插入岛中,对囚徒们进行随机杀戮,以保证大赛不被有人心破坏。

    说白了,整场比赛就是一场为富人取乐的杀人游戏,血腥而原始,充满了赤裸裸的人性黑暗面。

    “扎龙将军,我推荐的那个小子...”仲召宣再次递过一根烟,小心翼翼地问道。

    扎龙翻了一下眼皮,淡淡道:“放心!我会让老爹多照料他的。”

    “太好了!”仲召宣急忙道谢,然后眼珠子转了转,继续说道:“还有那个叫陈战的,是我们监狱南楼的代表,绝不能让他活着啊...”

    “哦?难道他还能对你推荐的人有什么威胁不成?”扎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嘿嘿,威胁自然是有的,要是将军能够处理一下,那就更加保险了!”仲召宣弯下了腰。

    扎龙考虑了几秒,对贝克挥挥手,后者立即会意,拿出电话退到一边,不知给谁打通说了几句话。

    仲召宣虽不知对方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却能猜出来,一定是将军在知会那老爹,让老爹趁机除掉陈战。

    想到这里,仲召宣一下子就放了心,长长呼出一口气,只要于成最终获胜,他所在的监狱就会成为大华夏区炙手可热的地方,会被那些大佬注意,那样他飞黄腾达的机会就到了。

    忽然,将军微微直起身子,眸中闪过一道嗜血的笑意,淡淡道:“屠夫和野狼碰面了,看来双方人马要有一次大的洗牌了啊。”

    大家目光赶紧转到屏幕上,立即发现两帮人马,足有近百人,正在对峙,领头者赫然就是嚣张狂妄的屠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