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次去白漳,不仅仅只是张文定去,县长姜慈也要亲自出马——跟张文定谈条件可以交给赵大龙去做,可到省城要回钱来这种好事,姜县长就觉得应该自己抛头露面一下比较合适。

    张文定非常不希望跟姜慈一起去省里要钱,可姜慈提了这个要求,他也不好反对。毕竟人家是一把手,而且这个要求也相当合理,他想反对也找不出来理由啊。

    晚上细雨开始飘落,飘到第二天早上,整个安青县城都似滋润了许多。

    就在这份滋润中,姜慈和张文定的车一前一后出了县政府大门,直奔省城白漳而去。

    从安青到白漳,一路上都在下雨,只不过有些地段雨比较大而已。

    等到白漳之后,雨已经差不停了下来,街上可见一些撑着伞或是收了伞的人在慢慢行走着。到酒店住下之后,姜慈只是叫张文定抓紧联系省财政厅的领导,争取明天后天请出来见个面坐一坐,等张文定应下之后,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忙他自己的去了。

    张文定当然知道姜慈在省里的路子比自己广多了,到了省城,肯定有他自己的圈子,不管怎么说,他姜大县长也是省管干部呢。

    身为副县长,张文定自然不会愚蠢到去问县长的私人活动,他只管把县长交待的事情办好就行了。

    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张文定觉得还是先不要和娄玉青联系,如果娄玉青一下子拒绝了的话,就比较不好了。

    反正武云现在在白漳,倒不如先跟武云见个面。只要把那丫头哄好了,到时候拉着她一起,别说娄玉青这个副厅长了,就算要见财政厅的一把手,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了,财政厅的一把手见了面会不会给钱,那就很难说了。毕竟武云只是武省长的女儿,不是武省长本人!

    想到就做,张文定一个电话打过去,武云很痛快地答应跟他见面,并且很霸道地安排了地方。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自然不会计较什么,不说二人的交情了,就她那个常务副省长女儿的身份,张文定就没办法定地方叫她过来啊。

    一段时间不见,武云整个人又有了些变化,几乎已经看不到青涩的影子了,站在张文定的面子,那神态跟武玲极为相似,看来没少受她小姑的影响。

    不过,比起武玲来,还是少了些沉淀,但却多了一分英武——她现在不管是心性还是拳法,都正在意气风发的时候,离返朴归真还有些距离。

    “丫头,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美。”一见面,张文定就开玩笑道。

    武云就笑道:“少跟我口花花,你这套对我没用,留着哄小姑去吧。”

    张文定哈哈笑道:“把你哄好了,比哄你小姑管用。”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武云翻了翻眼皮子,道,“你不是说明天才来的吗,怎么今天就来了?”

    张文定哄人的话那是张嘴就来:“我们家云云公主有指示,我左思右想,还是拖延不得呀,所以今天冒雨赶来了。”

    “哼,我还不知道你?纯粹就是个官迷!”武云瞟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行了,看在你态度不错的份上,只要今天酒喝好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张文定很干脆地站了起来,把酒倒满,直接就端起了杯子,对着武云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不就是喝酒嘛,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酒量又长了!”

    “酒量长不长,你哪次又喝赢我了?”武云端起杯跟他碰了一下,一仰脖子便当先干了一杯,豪气十足。

    酒一喝开,二人就又回到了当初那种如兄弟般亲密的关系了。

    别看武云嘴上说得凶,实际上却并没有猛灌张文定,除了第一杯是一口干的之外,后面的酒,二人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边喝边聊天,聊目前的工作和生活,聊以后的规划和目标。

    不知不觉,一瓶茅台便被二人分了。

    武云感慨道:“也就跟你喝酒最自在。”

    张文定就笑着道:“怎么,最近是不是都在喝红酒没喝白酒啊?”

    武云拍了拍桌子上另一瓶还没拆开的茅台酒,道:“差不多吧,再分一瓶,怎么样?”

    “别喝了吧,现在刚刚好,明天我还有事呢。”张文定摇摇头道,“你这几天是休假,我是忙得不得了,四脚不沾地啊。”

    “县里的工作有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