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牛五方在入口处布的疑阵,因为要迷惑周游,用了木气作为外壳,内里实质却以他所擅长的土气为主。初入此阵之时,周游和江月心虽然攻不得法,但是他们那种程度的攻击,却还是将此阵罩在外层的木气外壳破出了脆弱的裂隙。

    而此时周游从阵内空间引出了更多的土气,尽数充盈入此阵中,本就是以土气为主的阵法,登时土气更为充沛,以至于超越了阵法所需要的平衡点,只听“噗”的一声闷响,由内而外的,此阵的土气竟然自行冲破了外层的木气,按捺不住地倾泻而出!

    五行五色,土者为黄。是以周游见到滚滚的黄烟从阵中冒出,便知道是阵中土气太过盛,无法容纳,开始了外泄。

    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立马向江月心喊话:“快!”

    江月心见到眼前景象,一下子也是恍然大悟,脑中始终蒙着的一层薄雾,似乎瞬间被吹散,一切都清明了起来。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原来如此!那阵虽然需要土气做支撑,但就像世间所有的万事万物一样,就算在需要,也总是有个自己能够承受的限度,过犹不及。此时,阵中土气过盛,终究无法容纳承载,只得向外泄出。

    只要外泄,就会在布局严密的阵中出现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就是可以被利用来作为打击的缺口!

    江月心心领神会,将早已蓄势待发的水气凝在指尖,一道水月斩,对准那黄烟冒出的来处,骤然斩出!

    江月心这次使出的水月斩蕴足了全身所化而出的水气,气凝呈形,现出冷峻锋利的亮黑一弯,即使在黑夜的背景中望去,仍可清晰辨出那更深沉、更具质感的墨色!

    宛若玄铁重刃,一道划过,彻骨的寒意劈裂了似乎无穷无尽的黄烟,满目混沌烟尘登时被从中分开,飘散无形的烟雾尘埃竟像是被定格了似的,瞬间一滞,随即像是风止之后的纸屑落叶,哗啦啦尽数落下。

    尘埃落定。耳清目明。

    之前还密密严严将众人笼罩在其中的藤索牢阵,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天空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虽然仍是一般的黑暗,但是看在那三人眼里,却澄澈透明宛如黑色水晶。而且,自然流动的风重新吹拂起来,周游等三人贪婪的吸吮感受着,仿佛是从窒息中解脱出来的溺水之人对新鲜空气的那样珍惜。

    “这就……破阵了?”张小普左右看着,颇有些难以置信。

    “那当然!”江月心一晚上两次脱困,心情很好:“有我……和周游联手,还有破不了的阵?咦,对了,这不还是在你的指点下吗?你现在倒迷糊了?”

    “我只是依着那些曾经的记忆转述而已,”能从阵中脱身,张小普也是松了口气,重新变得谦和了起来:“只是转述罢了,没想到还真能奏效?”

    失去了障碍,白义立即挥动翅翼,往那小花园内所谓的“历史主题公园”飞去。周游感受着夜风从自己脸庞上掠过的温柔触感,微微笑了笑,道:“其实也还得感谢我老师牛五方……”

    结果周游话没说完,江月心便颇为不满地打断了他,道:“你可真是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