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草船借箭”这一咒术,顾名思义,就是借了对方的力道真气,壮大了自己的术。而且,不仅仅是壮大而已。

    只见,那道真气的气环吞了陆澄蒙剑般真气,立即紧缩成团,又蓦然张开,像是朵怪异的花,从蕊心里吐出一道斑斓的锐利之气,像是条剧毒的蛇,直奔陆澄蒙面门而去!

    陆澄蒙虽然失了先机,但反应却并不慢,他抬起手腕,想挡住这道斑斓的气,顺手拨开便是。那知,他的手刚触到那道真气,却见真气散了开来,像是一团五彩斑斓的花粉,无孔不入地扑上了陆澄蒙的脸!

    这一手完全出乎陆澄蒙的意料。饶是他此时马上闭气,也还是从口鼻内吸入了不少,顿时,他只觉的肺腑像是被火烧了似的,一个忍耐不得,竟哇的吐出口血来!

    苏也轻轻一碰奶牛,奶牛会意,带着苏也更飞近了些,苏也从奶牛身上抬起腿来,没等陆澄蒙抬起头来,便横扫一腿过去!

    无论是庸常人打架,或者是两军对阵,其实实力只是一方面,有时必得出其不意,奇袭方可得了先机。

    饶是陆澄蒙这等大的本事,此时也是结结实实吃了苏也的这一脚。

    苏也真气蕴于腿上,正扫在陆澄蒙脖颈之上,陆澄蒙受重击趔趄,一个站立不稳,径从那条虚浮不定的藤蔓上摔了下去!

    奶牛带着苏也转个圈,掠到了周游身边。苏也草草对周游喊道:“你怎样?”

    周游不敢多言,只咬着牙,道:“无妨!”

    苏也仍旧急急说道:“无妨还不成,你须得再出力些!陆澄蒙马上就缓了过来,我只能拖他一时……而且,而且……”

    “而且他也撑不了多长的时间!”周游打断了苏也的话,亦是快言快语:“我晓得!”

    “晓得就好!”苏也催了奶牛往下追着陆澄蒙去了,声音远远的播了过来:“外围我替你清了,你要助着迪迪再快些……”

    “我知道……”周游低声喃喃。杆儿强的话,他和苏也一样,都是听见了的。周游心急自然也是不用说的,但是,无奈他自己修为太低,此时拼尽了浑身的真气,竟然也只得将迪迪的声音催动到如今的音量,想要再高些,完全压下路西?冯的声音,却是无论如何也都力不从心。

    周游只觉自己掌心下的扶摇张都快被自己的真气给点着了,可迪迪被提高了声音,也就稳定在那一个声调上,说什么都无法再得进益。

    周游只得保持了目前的力度,搜肠刮肚想着可能的法子。他虽然对迪迪目前的音量还不满意,但这声音听在路西?冯耳中,却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