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是!”云夜永得意道:“你的离乱气符,在你那里是无用之物,在我这儿,可是能起大作用的宝贝啊!”

    “离乱气符!”牛五方一惊。他未曾听那少年说起过这符,此时乍一听得,不由惊讶异常:这种传说中的气符,是真实存在的!

    地上蜷缩成一团的那少年,言语功能虽然被伶俐虫闭塞了,但听觉还是在的。此时听闻云夜永之言,他也是难以置信:离乱气符极难制成,他本以为世上就只有一张,并用在了夭蜂寄身上,哪知,这会儿又冒出一张来!

    而且,还是陆澄蒙的!

    陆澄蒙有意无意地往地上那少年脸上扫了一眼,马上又转过头去,对云夜永道:“伶俐虫虽能闭塞气脉,但时间不宜久,否则会造成气脉的永久凝固,那样的话……”

    “哟,这才多会儿,你就看不下去了?”云夜永冷笑道:“我也叫他尝尝身体被控制的滋味!就算我不会呼名之术,但用虫子也是一样!”

    云夜永打量着陆澄蒙,道:“早就听主人说过,你和这小子是旧识,你该不会是想找机会放他一马吧?”

    陆澄蒙面无表情,道:“我自打入主人门下之时起,就已经对主人完全坦白了一切……我这么说,只是想提醒你,伶俐虫闭塞气脉所造成的后果,最不想看到的不是我也不是那小子,而是主人……”

    云夜永哼了一声,正要说陆澄蒙狡辩,却听他继续说了下去:“主人要的是他一身不可测的,且能无限供应的真气……虽然他现在是没有,但时间一到,他却是可以完全恢复的……不过,若是气脉被完全闭塞了,他的真气就会回归受阻,到那时候……”

    云夜永又是极不情愿的哼了一声,却没再说什么,只是双手翻出手印,对着那少年身子一拍。

    只见那道青白的气倏地又从那少年脉门处飞了出来,重新回到了云夜永手中。

    陆澄蒙也不多言,指尖一道真气的白练径直飞出,将那少年如同牛五方一样,绑了个结结实实。临了,还没忘用一道真气像贴胶布似的贴在他的嘴巴上。

    少年显然被那伶俐虫折腾的不轻,他对于陆澄蒙的动作毫无反应,几乎是束手就擒。

    收拾停当,陆澄蒙才转身对云夜永道:“老四和老六那边什么情况?”

    云夜永也皱了眉,道:“不知道啊!按理说,这会儿早该发信号了,可是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陆澄蒙往牛五方和那少年两人脸上看去,道:“老三说,刚才这胖子的徒弟追着老四过去了……难不成老四被那个小徒弟绊住了手脚?”

    “怎么可能!”云夜永大摇其头:“牛五方那徒弟,刚入门没几年,没啥本事,真气也不算太强,怎会对老四造成威胁?再说了,前几日他还刚刚被老四给震碎了气脉,若不是这个多嘴多舌的小子多管闲事给他修复气脉,这会儿还瘫在山上呢!”

    “我担心的正是这一点,”陆澄蒙把目光停留在那少年脸上,看着他略有些散乱的眼神,道:“这家伙把自己的真气给了那小子……那个小子只是个初学者,所以他是可以利用这个家伙的真气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