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少年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往下说去:“如果你不赞成钟阿樱那一套,你不会这样一直跟着她;但如果说你完全赞成她那一套,也不是事实。如果你真的是从里到外的佩服她,认同她,那你也就没必要像现在这样矛盾、这样努力说服自己了……自打咱们刚才见面起,你就一直在躲着我的眼神,说明你对于你的选择、对于你所跟随的,你并不像你口中所说的那样信服……你对于你现在的身份,并不愿意让旁人知道……还有,云夜永称你为‘瘾君子’……”

    少年的声音有些酸涩:“澄蒙,难道,你为了逃避这种内心矛盾给你的折磨,用上了什么特殊的药品?”比起药物依赖,少年更担心云夜永刚才所说的“小心你的药”,他更害怕陆澄蒙是被钟阿樱用蛊毒之品给控制了。如果那样的话……

    半天没说话的陆澄蒙终于开口了。但他什么都没解释,他只是移开眼睛,淡淡道:“你不用乱猜了,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与其扯这些没边儿的,你不如先把云夜永的呼名之术解了,我们好按计划行事。你别多管闲事。”

    “你们的计划,还没告诉我。”少年看着陆澄蒙。其实刚才一席话,完全是从陆澄蒙问那少年知不知道这一次演唱会的计划而起。现在想起来,陆澄蒙这样做,这样引导话题,倒好像是是在故意制造机会,告诉那少年此次计划的实情。

    少年认为自己没有猜错。

    只听陆澄蒙慢慢道:“我们的计划很简单,不过是用网蠖堵住门,把这群愚蠢的人类堵在这里,你放心,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把他们都杀死……”

    陆澄蒙似乎冷淡笑了笑,道:“我们只是会把他们身上的尸虫发动起来,再放他们出去,让人类自相残杀……想想看,这不是正是他们最擅长、最喜欢做的事情吗?”

    尸虫!少年万万没想到钟阿樱等人会用这一招。他不由意识到,今日的事情,似乎有些难办了。

    尸虫是人身上本来就有的虫子,而且与人的性命休戚相关。一旦被发动起来,那可真是自己杀自己了。到时候,不杀虫的话,尸虫异变不仅会杀死宿主,更会控制宿主去伤害更多的人;杀虫的话,人的身体内没有了尸虫,则使人死气累积,这也会导致死亡,真真是左右为难了。

    更何况,有云夜永这个擅长控虫的人在场,少年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家伙一定会给尸虫做更多的手脚,以使杀伤力更大。

    “你们对这些观众的尸虫做了什么?”少年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

    “你还是这么敏锐,”陆澄蒙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