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陆澄蒙其实跟我们说了很多……”少年并不同意牛五方的想法,他轻声道:“陆澄蒙至少提起过两次……他说,云夜永其实没那么重要……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应该很清楚了吧?”

    “他是想说,云夜永在今天这场乱七八糟的破事儿里发挥的作用,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牛五方仍是有些迟疑:“但是,仅凭他这样模棱两可的一句话,似乎并不能断定出什么吧?”

    “一句话是说明不了什么,但是综合上其他的一些线索,我觉得我猜的应该没错。”那少年却很笃定道:“你记不记得,我给你说呼名之术法门时,莫名其妙刮起的风?”

    “当然记得!”牛五方道:“那不就是陆澄蒙这家伙弄出来的么?说也怪了,也就你能觉出来,我是直到后来跟他交手,却仍然觉不出他有任何的气息波动……”

    “关于他气息运行的这一点,我也想不通,”少年微微皱了眉头,道:“我能感觉出来他的气息波动,是因为他故意释放出来试探我来的……可是,按理说,一个修习者如果是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的话,那应该是对所有人都一致隐藏的,怎么能做到我知你不知呢?不过,我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个……”

    少年往陆澄蒙那边看去,只见他仍旧在为云夜永调息,这才稍稍放了些心来,继续对牛五方道:“你注意,他试探我的时候,正是我给你说呼名之术法门的时候!如果云夜永真的就是掌控尸虫发动关键的人,陆澄蒙在那个时候怎么可能就眼睁睁看着我们,而不加阻止?”

    牛五方略略思索道:“也许,他们两个不和,陆澄蒙只是想趁机让云夜永吃点苦头?”

    “不管他们和不和,作为钟阿樱的手下,他们却是绝对忠诚的,”少年道:“所以,他们绝不会因为个人的恩怨而影响到钟阿樱的总体布局……如果我坚持不解开呼名之术呢?那钟阿樱今天搞的事情不就彻底崩了吗?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云夜永并不是能发动尸虫的人,所以陆澄蒙才敢这样那他开涮……”

    “也就是说,就算我们咬死了不给他解开呼名之术,也不会影响到尸虫发动?”牛五方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如果不是云夜永……那发动尸虫的人,应该是谁呢?云夜永在这里的作用,又是什么?”

    “他提到了程松阳。是程松阳和云夜永一起做出了尸虫卵。”少年仰面躺在地上,看着会场顶上被九虺捅破的地方,慢慢道:“周游和老付那次在人民医院遭遇尸虫时,也提到了这个人……看来,此人也被钟阿樱收入麾下了……”

    “发动尸虫的会是这个程松阳?”牛五方疑道:“听周游说过,程松阳虽然突发奇想驯化了尸虫,但是他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会有能力同时发动信号,一下子唤醒这么多观众体内的尸虫?”

    “有能力驯化尸虫的,还能叫普通人吗?”那少年反问一句,又道:“当然,我也觉得仅凭程松阳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无法唤醒起这么多人的尸虫……他应该还是有帮手的……”

    “帮手,难道不是云夜永吗?”牛五方问道。云夜永的控虫之术,应该是最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