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牧清一箭射中易云天左膝。这一箭力量极大,使用的是射虎毗箭。虎都能射死,况乎与人?

    长箭贯穿了易云天左膝,箭簇滴着血,箭的尾羽微微颤动。

    易云天闷哼一声,左膝跪地。他双手持剑,以长剑当拐杖,挣扎着站起来。接着他挥剑砍掉腿上射虎毗箭的箭簇,然后剑交左手,用右手硬生生将射虎毗箭从腿上拔出来,箭杆上带着血。

    此时,有三个残存不死、满身是伤的玄甲军聚拢过来,挡在易云天身前。其中一个玄甲军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给易云天包扎伤口。

    牧清对三个玄甲军喊道:“我抓的人是易云天,与尔等无关。尔等退去可免死!”

    三名玄甲军对牧清的警告充耳不闻,三人手持长枪,默默的站在易云天身前。

    易云天双手持剑,举在胸前,做出了冲锋的动作。他抬头向天上望去,目光正好与小池春树和柴东进依次碰撞。

    小池春树惊愕说道:“他要干什么?就四个人也要冲锋?找死是不是?“

    “他就是找死。“柴东进说话的同时正好与易云天对视,他从易云天眼睛里读出了‘请柴将军遵守诺言’的情绪,他微微点头算是回应。意思是说,我一定遵守诺言。你可以放心去死了。

    易云天视线从天上摇移到方阵前的牧清身上,他对身边的三木玄甲军喊道:“死亡是玄甲军的荣耀,为了定国公,冲锋!“

    四人拖着残躯,用他们能够使出的最大力量向牧清奔跑攻击而来。

    牧清面容凝重,张手开弓,一弓扣三箭,三箭齐飞,三箭杀三人。三名玄甲军各有各的死法,有的眉心中箭、有的心脏中箭,还有的喉咙中箭。

    牧清举弓喊道:“易云天,你还要负隅顽抗么?”

    “多说何用!老夫誓杀汝!“易云天双手持剑,迈过三名玄甲军的尸体,继续向牧清奔袭而来。

    牧清弯弓连射两箭,分别射穿易云天左右手。当啷,长剑从易云天手里掉落地上。“没了手,你拿什么持剑?“

    易云天两手俱废,他环望一眼身旁的尸体,目光停留在前方不远处一具死尸手中的短刀上面。他窄窄歪歪地走过去,鲜血从他的肩膀上面滴滴答答的往下淌,他终于来到了目光所及的短刀之处,俯下身子,张开嘴,用牙齿叼住刀背,刀锋向前。他直立起身,从牙缝中挤出刚强的一句话:“手虽断,牙还在,还可再战!”

    “你拼死如此,奋斗如此,也算尽忠了。“牧清举弓瞄准五十步之外的易云天,“我虽然恨你,但是看你今日表现,你要投降,我饶你不死。你可听懂了!”

    “说这些屁话有何用。“易云天咬着短刀,继续想牧清奔跑冲锋。

    牧清见之,举在半空的弓箭忽然放下。夏博阳对他说道:“不忍心了吧?依我看,把他囚禁起来吧。”

    牧清摇头。这一刻,如果他退缩不杀易云天,就是他输了。他已经输给过易枫和易云天一次,他不想再有第二次。于是,他重新举起弓箭,用的是鸣笛飞号箭。他张手一箭,长箭带着尖锐的鸣镝以及闪着多人心魄的寒光,“噗”,正中易云天右腿的迎面骨上,长箭前进后出,箭羽末端还沾粘有破碎的白骨残渣在飞溅。

    牧清下了马来,举着长弓,徐徐不及地朝易云天走去。夏博阳见之,急忙下马跟随。牧清在易云天身前两米处站定。“现在,右腿也废了。你还怎么杀我?”

    易云天以头顶地,脖子一挭,拼命地向上发力,他的上半身再次晃晃悠悠地直立起来。这个动作,牧清很熟悉。有那么一瞬间,他脑子里想起了青山谷地牢他面对柴东进时的动作。

    易云天口含短刀,倔强回应说道:“双腿齐断,上身犹存,也可战!”

    牧清眼角抽搐了三下,他忽然觉得今天的场景简直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