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宗师,什么传奇,周游脑中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是专心凝神,将全身真气系在拳上,往陆澄蒙胸前砸将下去!

    周游这一拳实在是力道十足,说好听了是拼尽全力,说不好听了那也算是鲁莽冒险。他也不管陆澄蒙有没有其他的变招,就一心奔着陆澄蒙的胸膛去了!

    他没有时间,也更不敢去想,万一自己直来直去的时候,陆澄蒙来个关门打狗可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周游现在眼中看见的,就只有陆澄蒙胸口的那一团墨黑。那里,似乎要比陆澄蒙身体的其他部分,要阴沉的多。

    陆澄蒙始终像是睡不醒没完全睁开的眼睛,望见周游的拳风,竟罕见的瞪大了些。

    他竟对着自己的胸口袭来!陆澄蒙不知道对面这小子是胡乱抡的王八拳,还是真的有所考量?但陆澄蒙此时也不再细想,袍袖一卷,身移形转!

    周游的拳已经到了陆澄蒙的近前,但倏忽之间,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目标不见了!原本应该是陆澄蒙被黑斗篷覆盖的胸口的位置,仍是一团漆黑,但那黑已经淡的多了,那只是人走后露出的夜色的黑而已。

    与此同时,被周游握在拳中的割裂般的疼痛,竟也像刀片抽出,骤然失去了锋刃的锐利。尖锐而高调的割裂之痛,瞬间化成为了一种绵长的钝痛。

    周游仍然是不管不顾地将拳头抡砸了过去。一方面,这个时候让他再收手已经是来不及了;另一方面,周游只觉得心中一团无名火,只想一股脑地宣泄出去,他才觉得舒服些。

    管他能不能打中人呢!

    但是让周游意外的是,他的拳头并非完全抡在了空处。他只觉得自己拳头紧握的骨节突出之处,像是磨快的剪刀似的,将拳头前面看似只是虚空的黑暗,竟从中撕裂开来!如水的黑暗像是光滑的丝织物,顺着他的拳头去势,迎刃而解!

    拳劲尽时,周游也终于双脚落在了地面上。他微微喘息着收回手臂,稳住身形,转回身看着自己的身后。

    只见陆澄蒙正立在离他四五步远的地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身上的黑色斗篷好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在楼顶略强的夜风里,扑簌簌抖动着,看起来颇为落魄的样子。

    “金庭的拳脚,向来是真材实料,一点儿不晓得偷懒,这么些年了,竟还是这样……”陆澄蒙慢慢说道,眼睛依旧紧紧盯着周游,那目光就像锁定了猎物的蛇,冷酷里带着些许的谨慎,但更多的还是猎物注定要收入自己囊中的笃定。

    在这样的目光缠绕下,周游很是不舒服。他把眼睛移开一点,看着陆澄蒙胸口的地方,道:“我们金庭一脉向来是脚踏实地,虽然比不得某些人某些派会抄近路抱大腿,但是我们一样在往前走着,而且比那些急功近利走捷径的都要踏实的多!”

    陆澄蒙还没什么反应,程松阳却听不下去了,他肩膀一抖,将一条粗壮的藤蔓朝着周游甩了过来,口中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儿教训人?”

    然而那藤蔓还未到周游面前,便突然断裂成了两截,末端一截砸落在周游身前,像被截断的壁虎尾巴似的,剧烈地甩了几甩,竟在众人的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