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算了……”少年闭闭眼睛,有些无力道:“我们还是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兜圈子了……你说服不了我,我也无法说服你……不过,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你刚才这番话讲出来,却是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解开云夜永的呼名之术了……”

    下在观众们身上的那些尸虫卵,要是被唤醒化为成虫,一定需要特定的术法或信号。现在陆澄蒙急着想让云夜永的呼名之术被解开,为的是什么?极有可能,就是为了让精通控虫之术、且一手操纵了尸虫驯化的云夜永,发出这个术法信号。这个信号一旦发出,后果不堪设想。

    少年当然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拒绝。”他这样轻轻说道。

    陆澄蒙看着面前的少年,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来,道:“你拒绝?难道,你连那个胖子的命都不顾了吗?”

    从少年现在所处的位置,他完全看不到牛五方的情形。但是,只要陆澄蒙没有收回他的真气,那牛五方及仍然还被咬在巨兽口中。

    少年咬咬牙,道:“老牛会理解我这么做的……”

    “万一他不能理解呢?”陆澄蒙面具下的表情根本看不清:“万一他只是顾忌他的面子表面上说理解,而内心实则恨死你了呢?”

    “老牛不会……”

    “人心隔肚皮,你再厉害,能看得到人家的内心怎么想吗?”

    “你是在挑拨!”

    “我只是在说一个可能……”陆澄蒙手一松,那少年摔在地上,一时起不了身。陆澄蒙站在旁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兀自挣扎的少年,道:“在我们说这些话之前,你是一口应承了要解开云夜永的呼名之术,甚至,就算是当着我的面临时传授那胖子咒语都毫不顾忌。可是听完了我的这席话,你却是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是个人,都会这样转弯吧?”少年有些气恼道。他挣扎几下,却还是站不起身来,但是在一瞬间,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慢着,好像有什么不对……”

    陆澄蒙依旧是似笑非笑的模样,道:“可是,即便如此,你仍然面临着做出一个选择,对不对?”

    少年抬起头,看着陆澄蒙高高垂下的目光,道:“我知道了……我原本还以为你跟我讲这些是好心给我通个消息……现在看来,好像根本不是这样?”

    “那应该是哪样?”陆澄蒙看着他。

    少年咬咬嘴唇,道:“你故意的……你故意把一个简单的单选题,弄成了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出完美选择的两难境地……你到底想干什么?”

    “瞧出来了?”陆澄蒙蹲下身来,颇有些玩味的目光在那少年的脸上打着转,道:“我就是想看看,你会如何选择……如果我不跟你说这些话,你一定会为了救你那胖子同伴而不假思索地答应我,解开呼名之术,完全不需要考虑解开这呼名之术的后果,因为那可能的后果于你只是遥远的可能,与你同伴眼前的生命比起来,孰轻孰重,你不难做出抉择。但是……”

    陆澄蒙往那少年跟前凑了凑,戴着面具的脸几乎要与那少年的鼻尖对上。可即便如此,那少年却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