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眼看云夜永就要飘到出入口那群乌合之众的头顶上了,此时却听天崩地裂的一声,骤然从会场中间炸裂开来!

    云夜永一惊,和其他人一样,急忙回身看去。只见在已经被打砸的不成样子的会场里,一团巨大的烟尘从中腾起,像是一颗巨大的蘑菇。

    烟尘渐渐散落,露出中间对峙着的两人。

    牛五方和云夜永从两边看过去,竟然都看见了自己的熟人。

    “老付!”

    “老三!”

    好像陨石一般坠在会场中的二人,不是旁人,正是付东流和他的师兄,也是他的上级,高部长,高以卓。

    看样子,付东流和高以卓已经经历了几番恶斗。两人身上都挂了彩,衣服也是破烂不堪,尤其是付东流,站在那里竟有些摇摇晃晃,平日里四平八稳的模样早飞到了九霄云外。

    云夜永飞身来到高以卓身边,道:“老三,怎么回事儿?我说,都还等着你送信儿呢,你原来却被这家伙给绊住了?”

    高以卓阴沉着脸不说话。

    云夜永看看付东流,道:“这家伙,用不用我帮忙?”

    高以卓咬牙道:“我自己清理门户,不用你插手。”

    付东流亦黑着脸应道:“清理门户这种词儿,我来说才对!”

    云夜永却摇摇头,道:“你们怎么清门户我不管,但是总得挑个时候吧!眼下主人的大计正要展开,你却在这里分神,这让主人会怎么看你呢?”

    高以卓略压低了声音道:“我会速战速决的……二哥别告诉主人……”

    “速战速决?”云夜永冷笑一声,道:“若是能迅速解决,你还用拖到此时?我且问你,老四那边出什么问题了?你知道吗?”

    “我……”高以卓张口结舌。他几乎从演唱会开始的时候,就被付东流给缠住了,这期间能分出神来及时切断缚地罗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有精力去打探老四那边的消息?

    可是,从云夜永问话的语气上来推测,高以卓猜想一定是两边信息沟通不畅,导致计划出现了延误。可这要事后追责起来,恐怕主人的板子就得打到自己身上了。

    这样想着,高以卓不由焦躁起来,手上对着付东流的真气又多压了几分。

    可这些年来,高以卓位居高位,自己极少真正动手,就算是信息收集,都是利用被蒙在鼓里的付东流去做的,他自己本人真的是实战越来越少。

    这让高以卓在面对付东流时,竟有些吃力起来。付东流觉察的到,手上自然不肯放松。

    可云夜永也能觉察的到。他站到高以卓身后,幽幽道:“你们门派的内部事务,按说我不该多事,但是,在主人的大局面前,你这点儿小破事儿,就不叫个事儿。”说着,他手腕一抖,只见一道黑光对着付东流面门上去了!

    “老付,小心虫子!”牛五方动弹不得,能做到的,也就只有出言提醒付东流了。

    付东流虽不敢分神,但目光早就瞥到云夜永,认得此人正是庭山上的护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